姜柔和林涛结婚后,两人便搬到了新买的房子住下。www.jidongwx.com

    至于父母,三兄妹商量着出钱,请了一个保姆。

    保姆据说以前是一个护士,后来因为家庭变故,她的丈夫死了,她为了抚养几个孩子,便上门给有钱人家当保姆。

    姜建国和冯书瑶,一个瘫痪,一个老年痴呆,要照顾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她看在工资有五十块的份上,接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保姆,姜柔一下便轻松下来,有了时间逛街做头发。

    她现在每天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把林涛哄好了,就有钱花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日子一久,她便觉得有些无聊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有朋友从厂里辞工后,通过摆摊挣了很多钱,她便心痒痒了。

    林涛的钱毕竟不是她的,要是能自己挣钱就好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想法后,她考虑过摆摊卖衣服,也想过开一个饭店,但都被她否定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时候个体户还是不受待见的,她不想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但批发市场就不一样了,她看到别人卖衣服,就在椅子上坐着,见有人来买衣服,爱答不理的,生意却是出奇的好,一百多块的牛仔裤,抢着买。

    她很快打听出来了,现在批发市场一个摊位,一年的租金是三千块。

    “三千块?他们怎么不去抢。租金一大笔,进货也需要钱,柔柔,咱们还是别做了。

    你每天就在家呆着,想去哪玩就去哪玩不好吗?”

    林涛不太赞同她搞批发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算她什么都不用干,顿顿吃肉,烫头穿新衣,这些又能花多少,一个月撑死一百块。

    做生意一下就要投进去好几千,万一赔了,响都听不着。

    姜柔自然也有办法让林涛拿钱,甜得发腻的声音一出,小手一勾,把他往床上领。

    灵活的双手给了他前所未有的体验,顿时让他飘飘欲仙,爽快地拿出了三千块钱。

    “柔柔,我的宝贝,真是爱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姜柔拿到钱,很快便去动物园批发市场租摊位。

    正好高宝亮边上一个摊位,生意被他都抢光了,只能黯然退场,将店铺转租给了姜柔。

    那个老板卖衣服没挣到什么钱,但店铺她租的时候两千块,转出去三千块,也算是没白折腾。

    高宝亮躺在躺椅上,看到店铺换了主人,眸色暗了暗,扯唇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姜柔接手店铺后,第一时间,给周围的商铺都发了糖,

    “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,大家多照应。”

    糖送到高宝亮手里的时候,他发现这个女人有点眼熟,是那天来买牛仔裤的女儿。

    想到她丈夫嚣张的样子,他冷冷拒绝了,

    “我不爱吃糖。”

    当生意是过家家呢,这里每家店铺都是竞争关系,还照应,不背后放冷箭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姜柔悻悻收回手,

    “大哥,你能帮忙介绍几个服装厂吗?我还没有找到进货渠道。”

    高宝亮更晕了,连进货渠道都没有,就贸然开干,是真虎啊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也只是在这帮忙的,进货都是老板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闭上眼睛假寐。

    姜柔只好闷闷地回到了自己的店里。

    店里除了上一个老板留下来的一百来件衣服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些衣服有的挂在墙上,有的放在墙角的袋子里,款式实在不怎么样,连她都没有购买的欲望。

    她也懒得收拾,坐在椅子上嗑瓜子,想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个衣服多少钱?”

    一个女孩上门问价。

    她吐出一口瓜子皮,翻了一个白眼,

    “这件衣服八十,不买别摸啊,摸脏了,我卖给谁去!”

    女孩伸出的手收回,回了她一个白眼走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一看就是个穷鬼,还想买好衣服穿,呸!”

    她给别人白眼可以,她哪受得了别人的白眼,跳起脚来骂。

    女孩却被隔壁招呼进去了。

    王秀芬送完孩子后,有时候会去菜市场买菜,有时候回来这里,帮高宝亮卖卖货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皮肤白,穿什么衣服都好看。你要什么价位的,大姨给你挑。”

    她热情周到地为女孩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市面上买到衣服的地方多了,裁缝铺的成衣生意便冷清了。

    王秀芬还要带两个孩子,更加没时间开裁缝铺。

    偶然一次机会走进店铺,给别人介绍了几件衣服,她像是枯木逢春,找到了新的兴趣点。

    她口才并没有多好,胜在对衣服比较了解,能说出一些道道来,没想到效果出奇地好。

    大家都喜欢她以诚待人,对进店的人,不论穿着如何,从来不以貌取人,才让回头客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姑娘走进店里,只一会功夫,她就挑了三套衣服,付了一百九十块钱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还对着王秀芬一顿感谢。

    姜柔气不活了,明明看着穷酸样的人,怎么一口气买了三件啊?

    她想照着王秀芬学,却又拉不下面子,对别人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“一副谄媚讨好的样子,让我那样,还不如让我去死!”

    她恨恨地想。

    不对,王秀芬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难道这个店铺是她家的?

    经过多方打听,她知道了一个惊天事实。

    这个店铺就是林琛家的,而且每天出货量巨大,一个月能挣好几万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,姜宁每个月进账数钱的样子,她就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姜宁的命怎么就那么好呢?

    林琛简直就像一台印钞机,干什么都能挣钱,哗哗地挣。

    林涛要是有他那个本事就好了,也不至于去当保安。

    “阿嚏~”

    星光贸易的办公室传出一声喷嚏声,林涛摸摸鼻子,心想谁在背后说他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姜宁从外面回来了,带回来一个好消息,所有的审批手续全部办完了。

    杰克高兴地欢呼,差点就要把姜宁抱起来转圈圈。

    他眼里透出来的对姜宁的欣赏,喜爱之情,让露西十分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解了一个燃眉之急,有什么要得意的,就凭她,她也干不好跟单员。”

    她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在杰克的命令下,她不得不将一部分工作分配给她。

    现有的订单都是杰克的熟人朋友给的,其中一个订单是在一个月内提供一百套款式新颖的旗袍。

    经过运动时期,很多旗袍手艺已经失传,这可不是哪个工厂可以批量生产的。

    她必须自己去找老裁缝师傅订做。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