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的宫女是太子妃身边近亲的人,平时默默无闻,不引人注意,但比起被当做私有玩物的游小浮,这才是沈芊芊真的心腹之一。www.shixinshu.com

    她带太子妃来传话,说太子妃有礼物要送给游小浮。

    游小浮一听,心头警惕性就起了,惊红也下意识地挡在游小浮跟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宫女道;“太子妃娘娘想着姜侧妃娘娘久没回京城,想必也是思家的,特意请了姜大人和姜二小姐来参加洗尘宴,怕东宫人手不够,还特意从沈府调了几个人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只是东宫内部一个小范围小规模的“洗尘宴”,小家宴,包括皇上在内的皇亲国戚都没请——这个一般会等游小浮安定了,皇上有心要给凛北功臣接风洗尘,是皇上发言决定的“皇家家宴”才会涉及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今晚的“家宴”只有太子、太子妃、侧妃,可能会邀请一两个比较亲近的亲属,比如皇后娘家,太子外家的一位堂舅做代表,不能私底下大肆的在东宫宴请整个外家亲戚,请个堂舅表姑之类的做代表的,旁的就不会去给太子扣结党营私勾结外戚的帽子。

    又比如,这是是为游小浮设置的洗尘宴,将她的爹娘或兄弟姐妹请过来,这些,其他皇亲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会邀请姜家人这点,游小浮并不意外,甚至在知道有洗尘宴的时候,就知道会有姜家人,所以这算不得什么需要特意来说的礼物。

    重点是最后那句,仿佛画蛇添足的话。

    “还特意调了沈府的人过来帮忙”?

    就这么几个人,偌大的东宫,那么多人还不够伺候的,还需要从别处调人手来?

    游小浮原就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宫女又问;“太子妃娘娘让奴婢问问侧妃娘娘,是否洗浴好了?洗尘宴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,就等着侧妃娘娘呢。”

    游小浮声音冷冷地说:“告诉太子妃,我这边快好了,会准时……参加的。”

    宫女得到满意的答复,恭恭敬敬地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?”惊红不解游小浮怎么突然又答应了,“您这……”

    游小浮摆了摆手;“先扶我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洗尘宴,她躲不掉的,哪怕病重在床上起不来,也得抬着床去。

    惊红和毓庆宫的宫人替游小浮更衣打扮,惊红帮她稍稍遮掩她脸色的苍白,可她眉间自带的疲色,还是让人看了心疼。

    若是太子殿下在,一定会取消这劳什子的洗尘宴的,有什么比让娘娘现在好好休息更重要的呢?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这个洗尘宴,怎么看都带着点居心不良的味道。

    游小浮换装好,也不避着其他宫女了,直接当着她们的面又喂了自己一颗药,巴不得她们赶紧去跟太子妃说。

    吃了药,缓个一两分钟,才让惊红扶着自己,去家宴殿。

    这期间,太子妃都没再出现。

    家宴殿是游小浮自己心里嘀咕的称呼,实际名为河清殿。

    这里还是每个人一个座位,分为两边,最上面两个主位是给主子和主母的,游小浮就算是主角,也只坐在主母下手边。

    中间空着,或进行一些表演,整体来说,没有大的宴会厅那个那么大那么宽敞。

    但如果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近亲的人在这里办个小宴会,应是会很温馨的。

    游小浮到的时候,姜大人和他真正的女儿如今的姜二小姐姜欣已经先到了,到场的果然还有太子殿下的堂舅,和太子妃家的一个表姐。

    姜欣是喜欢“姜安”这个姐姐的,看到游小浮时还有点兴奋,连忙站了起来,要不是规矩礼仪教导束缚着,怕是要直接从座位上跑到游小浮面前来了。

    知道半个真相,知道游小浮并不是自己真正女儿的姜河姜大人,就有些惊惶了,但又不敢太表现出来,就显得有些别别扭扭的。

    游小浮先给主位的太子妃行礼,又意思意思地给堂舅问声好,最后再到姜河面前,自如地唤了一声父亲,屈膝福身,给他请安:“多月不见,父亲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为、为父一切都好。”姜河拘谨地应着。

    倒是他旁边的姜欣终于忍不住,稍稍凑过来:“姐姐,我好想你啊,你怎么样,怎么看着不是大好啊?”

    游小浮对这个多出来的妹妹,也是比较喜欢的:“赶路累的,休息两天就好了。你呢,身体可好了?”

    最初就是因为姜欣病重,才让她带着尘年趁虚而入,换得姜安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嗯嗯,我现在还不错。忘忧馆的红袖姐姐跟我说,我要时常出门走走,每日散散步,我照做了,现在身体越来越好了,冬日那会都没生病呢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点,姜河心里也是感激的,对着游小浮时,真诚多了:“还是多亏了你啊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多了个女儿,他心爱的女儿身体就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也会时常想起被他忽略而早早过身的真正的姜安,深感愧疚。

    游小浮笑笑:“都是女儿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但姜安对游小浮不好的脸色耿耿于怀,压低声音说:“姐姐那么累,应该先让姐姐休息嘛,这洗尘宴,哪急得现在就办嘛。”

    “欣儿!”姜河低声呵斥,“话是能乱说的吗,快闭嘴。”

    姜欣还是有点不甘心,想反驳姜河,可游小浮朝她摇了摇头,姜欣就乖乖地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姜侧妃妹妹跟姜大人姜二小姐的感情深厚,真让本宫倾羡。”

    主母位的被忽略的太子妃终于开口了,初听像是和善的一句调侃,再回想总感觉有股酸味。

    就...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游小浮转向她,行礼:“太子妃见谅,实在是太久没见过父亲和妹妹,才多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就走向了自己的位置,姜河姜欣对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姜欣有点不开心的瘪了瘪嘴,但也知道场合不对,没有真傻到在太子妃跟前说什么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姜大人作何站着,快坐。刚刚本宫就是开句玩笑,今儿这是给侧妃妹妹准备的洗尘宴,也是小小的家宴,大家随意些,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姜河连连应是,却是忐忑地坐下。

    因为太子到现在都没出现,委实不得不让他担心,太子今晚还会出现吗,宫门应该快关了,太子要是没来,这个没有太子的家宴,他也参与了,这事可大可小,就怕万一出点什么事,他不知道会不会被牵连。

    太子妃这会让人先上酒(茶)水,宫人逐一进来,给桌上摆放上酒壶、酒杯、茶杯等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,在大家到场入座前就可以摆好的,偏偏要在这时候上来。

    游小浮心里做了准备,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一世的娘亲,端着盘子走到她身旁,朝她跪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